沃伦国际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工程 >

信陵君在长平之战前七年就预言了秦国将怎样灭魏,魏王为何不信?

2019-05-11来源:中国流行时尚网

大秦的克星——侠将公子信陵君(4)

主笔:江湖闲乐生

战国四大公子之首的信陵君,却因太过贤能遭到魏王忌恨,无法执掌军政,施展自己的才华,如果不是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情,信陵君恐怕也只能成为一个普通的贤公子,而无法作为一代名将名垂青史了。

这件事,就是惨烈的长平之战,此战后,赵国青壮损失殆尽,秦军于是进围邯郸,势要将赵国连根拔起,然后趁胜席卷天下,提前完成统一大业。

信陵君在长平之战前七年就预言了秦国将怎样灭魏,魏王为何不信?

赵国公子平原君急得团团转,秦军如虎狼,吃完了青壮还要吃老弱,邯郸一破,玉石俱焚,这可如何是好?

咋办,请救兵呗!

先找最强的齐国求救,可齐国死也不肯出兵,它当时奉行的亲秦外交策略,别说赵国要完蛋,就算五国全完蛋了它也不管。

再找楚国求救,平原君好说歹说,楚国总算是派出大将景阳,率军十万前往救援。

然而楚赵之间路途遥远,且光靠十万楚军,是绝对打不过邯郸城下将近四十万秦军的,平原君于是多次写信向魏安釐王求援。

信陵君在长平之战前七年就预言了秦国将怎样灭魏,魏王为何不信?

平原君夫人乃是魏王的姐姐,双方是姻亲关系,同气连枝,唇亡齿寒,魏王于是派出大将晋鄙,也率军十万,前往救赵。

秦昭襄王拒绝了白起的意见执意攻赵,却没曾想大军派出去几个月还没将邯郸拿下,心中已然发慌,这会儿又听说楚魏都来救赵,当下大惊,连忙遣使警告魏王说:“吾攻赵旦暮且下,而诸侯敢救者,已拔赵,必移兵先击之。”

魏王闻言大恐,赶紧派人告诉路上的晋鄙,要慢慢走,越慢越好,快到赵国边境的时候就留驻待命。

接着,魏王又派出将军新垣衍潜入邯郸,通过平原君去劝说赵王,打算共同尊秦王为帝,以使他罢兵。(据《战国策 齐策三》记载,魏国此时甚至还趁火打劫攻取了赵地伊氏。)

魏王天真的以为,只要向秦人投降,秦人就会放过魏赵一马,能不打仗,总是最好的。

就算大家都当了秦帝的属国,那又有什么关系,保住小命要紧。

魏王错了,大错特错,还未反抗就把自己的头放进虎狼的口里,还妄想虎狼不会吃自己,我生平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果然,新垣衍一到邯郸,就先被赵人拒绝,后被齐人恫吓,新垣衍只得灰溜溜的打道回府。

秦国的大军依然在围攻邯郸,平原君实在撑不住了,只得再次遣人往魏国求援,使者冠盖络绎不绝,但魏王始终不为所动,总之就是不肯发兵,你赵国完蛋了关我屁事。

平原君气急攻心,便又写了一封信去骂起信陵君来,信中说:“赵胜所以自附为婚姻者,以公子之高义,能急人之困耳。今强秦围攻邯郸,昼夜鏖战于城垣,邯郸之民早已炊骨易子而食,却苦等魏救不至。令姊忧城破,日夜悲泣。公子纵轻我赵胜,独不怜公子姊邪?”

平原君真是个不厚道的家伙,求不动魏王,就来骂信陵君。姐姐也不是信陵君一个人的姐姐,难道魏王就不是?何况信陵君无兵又无权,即便再想救赵,也爱莫能助啊!

然而信陵君看过信后,心中愧疚万分,当场就流泪了,泪水滴滴答答滴在竹简上,滴滴碎成水花。

信陵君在长平之战前七年就预言了秦国将怎样灭魏,魏王为何不信?

他之前何尝没有求过魏王发兵,赵魏如唇齿,魏国在黄河以北的城池,与赵国犬牙交错,最近的城邑邺城离邯郸只有九十里,邯郸若被秦军攻下,魏北的地盘又岂能幸免?所以,为了救赵,信陵君吃不下睡不着,这几天每天都在跟魏王摆事实讲道理,又派宾客辩士走马灯车轮战般百般规劝,嘴皮子都快磨破了,然而魏王就是不听。信陵君郁卒万分几致崩溃,现在却被姐夫书信痛责,他心中好苦。

信陵君在政治上从来就是一个坚定的合纵抗秦派,别说是姻亲之国赵国了,就算是更加弱小的韩国,信陵君也劝魏王要存韩抗秦。那还是在七年前(公元前263年),长平之战尚未爆发,秦国猛力攻韩,魏国非但不愿相救,居然想和秦国联手灭韩,这时信陵君就已经清醒的认识到合纵抗秦的重要性,并从战略地缘的角度向魏王敲响了秦若灭韩则必能统一天下的警钟!其对大局冷静的分析与惊人的预见性,实在让人惊叹!

在《史记魏世家》中,太史公记载了信陵君劝魏存韩的全文,现摘录如下:

“秦与戎翟同欲,有虎狼之心,贪戾好利无信,不识礼义德行。苟有利焉,不顾亲戚兄弟,若禽兽耳,此天下之所识也,近百年间,从未见其有施厚积德也。”

这句话的大意是说,虎狼之秦贪心无厌,只讲利益从来不讲信义,对兄弟亲戚都是如此,何况别国,所以跟他合作无益与虎谋皮。

没错,当初楚怀王就是因为轻信的秦国,才弄得客死异乡身败名裂的。秦国就是凶狠的戎翟,是虎狼,是禽兽,不可相信。

“今韩氏以一女子奉一弱主,内有大乱,外交强秦魏之兵,王以为不亡乎?韩亡,秦有郑地,与大梁相邻,王以为安乎?”

这句话的大意是说:现在韩国弱小无比,秦魏若联手攻韩,韩必亡无疑。韩如果完蛋,秦国的地盘就直逼魏都大梁,这样一来,魏国就不会再有安宁之日了。

“秦非无事之国也。夫韩亡之后,兵出之日,非魏无攻矣。秦有郑地,得垣雍,决荧泽水灌大梁,大梁必亡。”

这句话的大意是:秦国从来就是一个不安分的国家。韩国完蛋之后,秦国第一个就会攻打魏国。因为秦国得到了韩地,就等于控制了黄河上游,到时候只要掘开黄河水,将能把大梁变成鱼虾泽国了,连仗都不要打。(唉,一语成谶)

信陵君在长平之战前七年就预言了秦国将怎样灭魏,魏王为何不信?

“异日者,从之不成也,楚、魏疑而韩不可得也。今韩受兵三年,然始终不肯服秦,反投质于赵,请为天下雁行顿刃。楚赵必集兵,皆识秦之欲无穷也,非尽亡天下之国而臣海内,必不休矣。是故臣愿以从事王,王速受楚赵之约,其功则多于与秦共伐韩,而又与强秦邻之祸也。”

这句话的大意是说:当初合纵没有成功,是由于楚、魏互相猜疑,而韩国又不参加盟约。如今韩国遭受战祸已有三年,但始终不肯屈从秦国,反而送人质到赵国,表示愿做天下诸侯的先锋与秦国死战。这是因为大家都知道秦国的贪欲是无穷的,不征服天下,绝不会罢休。因此大王应使用的臣的合纵战略,尽快接受楚国和赵国的盟约,共同存韩抗秦,而不要亲秦伐韩,做那自毁长城的蠢事。

“夫存韩安魏而利天下,此亦王之天时已。韩必德魏爱魏重魏畏魏,韩必不敢反魏,今不存韩,二周必危,楚、赵大破,卫、齐甚畏,天下西乡而驰秦入朝而为臣不久矣。”

这句话的大意是:保存韩国、安定魏国而有利于天下,这也是上天赐给大王的良机。韩国必定要感激魏国、爱戴魏国、尊崇魏国、尊崇魏国、惧怕魏国,韩国一定不敢反叛魏国,如果不保存韩国,东西二周必定危险,楚、赵又大败,卫、齐国则更加畏秦,天下向秦国称臣的日子就没多久了。

由此可见,秦国奉行的是远交近攻的战略,韩魏赵是它重点打击的对象。三晋唇亡齿寒,是利益共同体,无论哪个国家率先为秦所灭,对另外两个国家都是灾难。事实上,秦赵之间之所以爆发战争,也是因为秦国侵占韩上党地,严重威胁赵国安全,所以赵国才不得不出手。如今上党已失,韩对秦已处于半投降状态,赵又危在旦夕,如果魏不救赵,则三晋去二,魏国南北屏障尽去,岂能独存?所以秦昭襄王对魏王的威胁根本就是放屁,无论魏救赵与否,秦国都会攻魏,救赵还能拒敌于国门之外,不救赵就只能等死了。

信陵君在长平之战前七年就预言了秦国将怎样灭魏,魏王为何不信?

图:韩赵被灭后,魏国便“如入虎口”般被秦包围,只要一闭嘴就能吞了

这些道理,信陵君不知跟魏王说过多少遍了,魏王这次却依然对秦抱有幻想,竟表示:“魏与秦争,素无盈获。昔日我惠王争于秦而失河西,我襄王争于秦而失安邑,我父王争于秦而失河东,今寡人若与秦争,公子欲以何城遗秦耶?况且魏近于赵而远于秦,魏受赵之侵扰亦少耶?二十年前赵惠文王时,赵与秦并强于天下,乃屡遣廉颇攻我河内之地,使我河内几乎不保,公子忘否?今秦若不胜赵,则我可承敝而击秦。纵其胜赵,亦于我有利无弊。邻之羞,国之福也。赵之弱,魏之利也!”

原来,魏王还抱着卞庄刺虎的心思,想等秦花费巨大代价攻破邯郸之时才出手,对于魏王来说,赵国与邯郸的存亡并不重要,最大限度的打击秦赵,削弱秦赵,才是最重要的。当年孙膑“围魏救赵”与“围魏救韩”,使用的便是这一战略,才一举助齐国削弱了韩赵魏三国。

信陵君熟读兵史,当然明白魏王的想法,然而此一时彼一时也,当时魏国虽首霸天下,但并无灭一大国乃至统一天下之实力,故齐国可从容出兵而同时削弱三晋;但此时秦国已坐拥天下之半,手握灭国乃至统一天下之实力,山东六国必须合纵抗秦,方有一线生机,任何一国被秦国吞灭,对于其他五国都将是灾难性的后果。

于是,信陵君叹道:“秦自孝公以来,战未尝屈,且愈战愈强,今又悉兵以临赵,即便未能拿下赵国,又何敝之承!反秦若胜赵,以其之贪暴,则必复他求,臣恐于时魏受其师也。今赵非弱,赵将亡亦!赵若亡,则魏失其障,何以御强秦之锋锐?”

魏王又道:“赵国将亡?公子为平原君所诈矣!彼尚有代郡防备匈奴之边兵十万,如何将亡?且吾闻秦王欲复用武安君白起往邯郸为帅。白起者,不世名将也,天下莫能敌。纵各国联兵,吾恐亦不能胜之也。”

信陵君在长平之战前七年就预言了秦国将怎样灭魏,魏王为何不信?

信陵君没有想到,原来魏王的“恐秦症”竟然如此严重,他居然认为六国联手也不是白起的对手!?这也难怪他,自魏安釐王即位以来,魏国多次遭受秦军的打击,魏军屡战屡败,先后损失了二十多万的部队,最后不得不割地求和。再打?打不动了!

好在信陵君早有定计,值此时刻,只有掏出底牌了:“大王无需担忧,臣有客于秦相范雎左右。秦将相不和,武安君必遭谗死,安得复为秦将?武安君若亡,则秦师震恐,军心浮动,吾可趁便也。且秦将多为武安君旧部,彼等恼恨范雎,必不欲久留邯郸之下,吾往救赵,正其时也。”

信陵君在长平之战前七年就预言了秦国将怎样灭魏,魏王为何不信?

又来了又来了?竟然连秦国都有他魏无忌的人?他的能量竟达到如此地步?说到底,他不过一闲散王族,却广布眼线,屡屡涉及极其敏感的情报工作,他是何居心?魏王不敢再想下去,于是沉默良久,突然笑了,大笑。

“楚地方数千里,持戟百万,白起率数万之师以与楚战,一战举鄢、郢以烧夷陵,再战南并蜀汉。又越韩、魏而攻强赵,北阬马服,诛屠四十余万之众,尽之于长平之下。此真乃秦之战神也,秦王岂会自毁长城,公子说笑了。”

笑完,魏王不理公子,拂袖而去,走的那么快速,走的那么决绝,拉都拉不住。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hwgqlz.com/gongcheng/609.html
(本文来自沃伦国际教育整合文章:http://www.shwgqlz.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春秋战国 信陵君 平原君 秦昭襄王 韩国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hwgqlz.com ©2017 沃伦国际教育

沃伦国际教育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