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伦国际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素材 >

提前50年预言清廷覆灭,小20岁却能屡次为曾国藩指点迷津,他是谁

2020-02-26来源:家居资讯网

晚清,围绕在曾国藩身边的人杰很多,但能担得起神、奇二字的,赵烈文应是第一人。

道光十一年(1831年),赵烈文出生在江苏阳湖(今武进)一个官宦之家,其父赵仁基,道光朝进士,官至湖北按察使。自幼,赵烈文就是个读书的苗子,但因为书读的太野、太玄,在科举道路上,他始终没有找到感觉。三次乡试不中后,他干脆自绝科举仕途,一头扎进了“儒释道”三位一体的高深学问中,想成就一家之言。

那阶段,赵烈文十分推崇明朝著名禅宗大师憨山的一句治学名言:“为学有三要,所谓不知春秋,不能涉世;不精老庄,不能忘世;不参禅,不能出世。”

但推崇之余,赵烈文却自负地认为,憨山大师仍未能将“儒释道”贯彻无碍,而他自己则做到了“贯彻无碍,不留习结”。

小小年纪就自觉超越了前朝宗师,赵烈文似乎狂妄了些,但朝后看,他似乎真有观细微处参得天命真理的过人悟性、过人心智——

提前50年预言清廷覆灭,小20岁却能屡次为曾国藩指点迷津,他是谁

咸丰五年(1855年),曾国藩坐困南昌,身边的幕僚大多远走避祸。此时,赵烈文的姐夫正在曾国藩营中当差,他觉得这是入幕的好时机,于是拉来二十四岁的赵烈文说,危难时刻,你若投身进来,曾帅一定会格外器重你。

赵烈文说,曾帅大局已开,眼下的困境无足挂齿,此时前往一试,也许正是时候。

于是,姐夫便在曾国藩面前极力推荐赵烈文。

曾国藩见到赵烈文时,第一眼印象觉得这个年轻人神采甚佳,锐气太盛,能用但需磨砺,思量片刻,他最终拿出二百两银子作为聘资,留下了赵烈文。

起初几日,曾国藩表面上对赵烈文很器重,白天领他四处勘察地形,晚上邀他一同登高望月。

其实这是曾国藩的用人之道,先礼遇,后磨砺。

为了折其锐气,几日后,曾国藩特意做了一个安排,让赵烈文去樟树观摩他麾下的劲旅周凤山部。

曾国藩原以为自己练就的这一支劲旅能够将赵烈文震慑住,不想赵烈文回来后却毫不客气地给了曾国藩当头一棒喝。

赵烈文对曾国藩说:“樟树陆军营制甚懈,军气已老,恐不足恃。”

听到这样的话,曾国藩既惊讶又愤怒,当即便给赵烈文暗下了一个评语,妄语之徒,难堪大用。

赵烈文原本还有话说,但见曾国藩脸色阴沉,有怒气,只好知趣地退下。

恰在这时,赵烈文得知老母生病,于是以此为借口,到曾国藩那里打退堂鼓,请辞回家。

曾国藩干脆地点了头,一点挽留的意思也没有。

然而,就在赵烈文抽身离营的前一天,樟树突然传来消息,周凤山部遭遇太平军,大败。

因为周凤山大败,曾国藩随即陷入危急境地。众将领聚在帐中商讨守城之策,但却“盈亭终日,迄无良策。”

这时,赵烈文进帐来向曾国藩辞行,见帐中死气沉沉,他便斗胆再次说了他的看法:“省城三面滨河,贼上游无水师,而我军战船二百余艘,守之有余,贼断不能合围,且城内兵勇万众,登陴足用。贼黠甚,必舍省而东袭抚建,绝我饷源,此可虑耳。”

赵烈文的意思是说,省城南昌无忧,太平军一定会东袭抚州、建昌,绝我饷源,当务之急应派一支劲旅固守抚建,如此,困局即可稳住。

听到这一番站得高、看得透的建言,曾国藩极为赞同,此时的赵烈文在他眼中再不是妄语之徒,而成了一位不可小觑的神逸之才。

一半是为了挽留,一半确是有些困惑,曾国藩接下来问了赵烈文一个问题,究竟从何处判定周凤山必会颓唐大败?

赵烈文没有敞开心智,只敷衍了曾国藩四个字,不幸言中。

说完,赵烈文便辞别曾国藩,飘然而去。

之后,太平军在江西的动向果然如赵烈文所料,而曾国藩按其建言排兵布阵,结果亦如赵烈文所料,局面虽险,但险中有稳。

短短几天,匆匆一见,两次预见竟如此精准,想到已辞别而去的赵烈文,曾国藩心中很是感慨,到底是自己困于俗见了。

提前50年预言清廷覆灭,小20岁却能屡次为曾国藩指点迷津,他是谁

随后的几年,曾国藩脱胎换骨,否极泰来,逐渐掌握了对决太平军的主动权。但乱世下赵烈文的日子却不好过,尤其是咸丰十年,太平军攻进赵烈文老家,赵烈文侥幸抢得一辆马车,一家人这才从险境中逃离出来。

在颠沛流离,四处逃难的日子里,每遇凶险时刻,赵烈文必拿出他那修炼多年,以“得意忘象,得象忘言”为心诀的占卜绝技,预测福祸凶吉,感知天命。

无一不准。

曾国藩一直没有忘记赵烈文,当得知他身陷恶境,几无出路时,便向他诚恳地抛去了橄榄枝。

赵烈文内心是钦佩曾国藩的,更知道曾国藩历经磨难必成大局。接到信函,他没有犹豫,随即选择了沿长江逆流而上,冒雨抵达安庆,直奔湘军统帅曾国藩的大营。

二次入曾氏幕府,赵烈文始一亮相,又是一个出手不凡,他给曾国藩递交了一份长篇谏言。在这份站得更高,更具洞察力的谏言中,赵烈文对未来时局作出了预测,同样是精准异常。

赵烈文提醒曾国藩,太平军不是清廷的最大威胁,外夷才是最大祸患。

赵烈文详细说:“外国夷人,政治修明,国家治理,民力富强。人人奋勉,好胜心强而以不如别人为耻。这些西方人对中国的政务民情,险阻风俗,今天一个图谋,明天一个说法,考虑事情唯恐不明确,观察事情唯恐不细微,搜集我们的文化经典,传播翻译,兢兢业业,从未有过间断。他们的志向不在小,国家的祸患,再没有比这个更厉害的了。”

曾国藩虽然比赵烈文大二十岁,但在这样的宏见下,赵烈文已不仅仅是他的心腹幕僚,而成了他难得的忘年知己。

咸丰十三年(1863年),曾国藩九弟曾国荃正在围攻太平天国都城天京,为保大事不失,曾国藩请赵烈文前去辅佐他这位脾气火爆的弟弟。

果然,在曾国荃攻下天京城后,赵烈文起到了及时堵漏的作用,尤其在曾国荃要怒杀李秀成一节上。

李秀成被俘后,曾国荃盛怒之下要“细割之”,赵烈文及时赶到,一言将曾国荃制止住。

“此贼内中所重,不可杀。”

提前50年预言清廷覆灭,小20岁却能屡次为曾国藩指点迷津,他是谁

然而,当曾国藩剿灭太平天国,创下不世之功后,无限风光在险峰,他的处境并不乐观。

一方面,曾国藩要极力避免“鸟尽弓藏”的历史悲剧在自己身上重演;另一方面,对于亲手匡正的清廷,见其江河日下,曾国藩又不由地伤感心忧。

在这样的心境下,曾国藩需要倾吐,也需要高人来为他答疑解惑。说来有些难以想象,赵烈文在同治六年前后就充当了这种角色,并因此留下个诸多惊世骇俗的高见和预言。

太平天国覆灭后,金陵城百废待兴,曾国藩惦念百姓生计,于是从水军中淘汰出一批废船拨给贫民撑驾,改为秦淮河畔都凉棚,以便为考生考试时提供方便。谁知这道通知刚发出,城中就传出了谣言,说曾国藩要恢复秦淮河的灯船和歌姬享乐。

为此,曾国藩对赵烈文无限感慨地说:“吾甚佩服足下同治二年与君书,第一条言审查听言之道。彼时举国若狂,皆以开言路为急,而足下已经烛见及此,直至今日,究竟不能出足下范围。”

能让曾国藩说出“甚佩服”这样的话,可见他对赵烈文的预见有多推崇。

回首一路走来创下的功业,曾国藩曾对赵烈文说:“靠自强不息之道,粗能有成。”然而,赵烈文却一针见血地说:“师历年辛苦,与贼战者不过十之三四,与世俗文法战者不啻十之五六。”

如此惊世骇俗,却又如此直击晚晴官场之怪现状,曾国藩听了是一声叹息,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同治六年前后,亦是湘淮系大佬轮番上阵与捻军厮杀的年月。战况不佳,各大佬屡遭清廷训斥时,赵烈文给正在前线追杀捻军的曾国荃写信:“有主宰焉,圣人谓之天命,老庄谓之大道,宋儒谓之无极,释典谓之真性。”

曾国荃领悟许久才明白其中的深意,赵烈文是在委婉地提醒他,要懂得知天命,此时盛气凌人只能败上加败,谦卑而行,才能全身而退。

提前50年预言清廷覆灭,小20岁却能屡次为曾国藩指点迷津,他是谁

而在曾国藩那里,赵烈文则开始有意识地与之深谈“天命”与“国运”。在赵烈文看来,此时的曾国藩应该静心去领悟天命自知,国运难为的道理。

赵烈文曾多次对曾国藩说过这样一句话:“汝之才能,亦须让一半于天。”此前,曾国藩多是不以为然,但到了同治六年七月间,赵烈文再说此话时,他开始渐悟了。

由知天命,到参国运,于是接下来便有了那一场鞭辟入里的著名预言。

同治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晚,病中的曾国藩与赵烈文谈起了时局。曾国藩忧心忡忡地说:“京中气象甚恶,明火执仗之案时出,而市肆乞丐成群,甚至妇女亦裸身无袴,民穷财尽,恐有异变,奈何?”

接过曾国藩对末世的这一番描述,赵烈文异常冷静地说出了他平生最著名的预言:“天下治安一统久矣,势必驯至分剖。然主威素重,风气未开,若非抽心一烂,则土崩瓦解之局不成。以烈度之,异日之祸,必先根本颠仆,而后方州无主,人自为政,殆不出五十年矣!”

赵烈文认为,合久必分这是天下大势。眼下虽然问题很多,但朝廷的权威尚在,所以大局没有分崩离析。但不出五十年,朝廷覆灭,各自为政,分裂割据的局面必会出现。

赵烈文这一预言,真正高明的地方在于,虽然曾国藩、李鸿章不敢生出不臣之心,但从湘淮军的崛起,赵烈文还是一看洞穿了大势,几十年后,手握重兵的军阀必将拱翻朝廷。

听到这个说法,曾国藩很惊讶,但他惊讶的不是地方军阀是否会崛起,而是朝廷为何会失去应对之策?

他困惑地问赵烈文:“然则当南迁乎?”曾国藩的意思是说,即便出现地方军阀一支做大的情况,朝廷也可以仿效前朝,迁都南下,以维系半壁江山。

赵烈文说:“恐遂陆沉,未必能效晋、宋也。”

为证明自己的预见,赵烈文给出的理由很残酷——三代以后,论强弱,不论仁暴 ;论形势,

不论德泽。况且本朝创业太易,诛戮太重,夺取天下太过机巧。天道难知,善恶不相掩,后君之德泽,未足恃也。

曾国藩沉默了,之后他绝望地说:“吾日夜望死,忧见宗祏之陨。”

但绝望之后,曾国藩又有些不甘心,于是他又问赵烈文:“难道凭借恭亲王的聪明,西太后的威断,朝廷避免不了抽心一烂、根本颠仆的结局?”

然而,赵烈文却说:“恭亲王只有小智,西太后威断更易受到蒙蔽,皆不是救局之主。”

从庚子之乱看慈禧的威断,从摄政王载沣的上位看清廷的抽心一烂,从袁世凯的崛起看根本颠仆,从民初的军阀割据看人自为政——赵烈文的预言落到每一处,是何其的让人惊叹!

更让人叹服的是,赵烈文说出此番预言是在1867年,清廷覆灭在1912年。

四十五年,刚好小五十年的概念。

遗憾的是,赵烈文没能亲眼见证自己的预言,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那一年,他辞世了——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hwgqlz.com/sucai/29929.html
(本文来自沃伦国际教育整合文章:http://www.shwgqlz.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曾国藩 赵烈文 太平天国 咸丰 道光 憨山德清 明朝 安庆 春秋战国 樟树 文化 占卜 江苏 读书 抚州 湖北 南昌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hwgqlz.com ©2017 沃伦国际教育

沃伦国际教育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