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伦国际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星盘 >

大数据的应用是否会带来大众隐私观的变革?

2019-05-13来源:商业资讯网

写在前面:

这是要参加一个选拔活动,给了近10个话题要求讨论,鉴于这个话题确实很感兴趣,写的时候又洋洋洒洒,就搬到这里来了。之后会不会继续发相关的应该是看话题和自己的共鸣度吧。至于这篇文章,写的很不成熟,就是一个下午两个小时的产物而已,也没查什么文献,如有雷同就是英雄所见略同。也算是对我高考的交代之一,毕竟关于这个话题的思考就是从高考开始的。


1


探讨问题,首先要弄清概念。隐私观是什么?

隐私观即对待“隐私”的看法的总和,具体大致可分为对隐私的定义、事项界定与态度等。实际上,正如“以我观物,物皆着我之色彩”一般,在更宏观的角度,带着不同文明的眼镜,对此的观念是存在差异的。比如东方更注重对此的主观定义,而西方更注重客观界定,即隐私权,将个人领域与公共领域划分的较为泾渭分明。而由于我身处东方文明的熏陶,又囿于阅历,故在看待此问题上会带有较为明显的东方色彩。

也就是说,隐私观的中心是隐私。

那隐私的定义又是?

隐私是一种与公共利益、群体利益无关,当事人不愿他人知道或他人不便知道的个人信息,(只能公开于有保密义务的人)当事人不愿他人干涉或他人不便干涉的个人私事,以及当事人不愿他人侵入或他人不便侵入的个人领域。(来源百度百科)

由此可见,隐私是存在于个人领域的概念与定义,甚至可将其视为与公共领域相对的存在。而究竟哪些带有个人属性的事物属于隐私,则由于个体的多样性与差异性而产生诸多不同,比如心理学上对人的保密等级的定义与划分。

但,隐私是人的自然权力,有保护与尊重的义务,因而在个性集合下提取出共性,定义为公认的隐私领域,并制定出相关法律对其加以保护。于是,产生了隐私权和侵犯隐私的概念。字面理解即可,不继续赘述。

依据国内外法律,以下几点属于对隐私权的侵犯:

1、未经公民许可,公开其姓名、肖像、住址和电话号码。

2、非法侵入、搜查他人住宅,或以其他方式破坏他人居住安宁。

3、非法跟踪他人,监视他人住所,安装窃听设备,私拍他人私生活镜头,窥探他人室内情况。

4、非法刺探他人财产状况或未经本人允许公布其财产状况。

5、私拆他人信件,偷看他人日记,刺探他人私人文件内容及将它们公开。

6、调查、刺探他人社会关系并非法公之于众。

7、干扰他人夫妻性生活或对其进行调查、公布。

8、将他人婚外性生活向社会公布。

9、泄露公民的个人材料或公之于众或扩大公开范围。

10、收集公民不愿向社会公开的纯属个人的情况。

隐私权是对隐私做了客观的界定并承认其重要地位的产物,但在“侵犯隐私”这个问题上,除却白纸黑字的明文规定,还存在很多灰色领域——依据人们主观判断的,同样体现在定义之中的“个人意愿”,即,个人是否把这认为是隐私,换言之,一个人的保密等级一定程度上体现出该个体对“隐私被侵犯”这一问题的敏感度,并定义了某一行为是否属于“侵犯隐私”的行为。


2


在大数据时代,人们的隐私突然变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成为热点,引得许多人关注并思考。在不分领域的诸多言论中,普遍认为人们的个人生活空间被大数据闯入,而个人隐私被大数据侵犯。而这一行为的集中体现,就是商业领域内的推荐算法

许多不同的机构与网站依据用户在这里留下的浏览痕迹,在数据与概率基础上对用户进行分析,之后依据“偏好”向用户推荐相关信息,以延长用户在该网站的停留时间,对用户行为产生诱导,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

现状就是,大数据在这方面的应用已然成为常态。几乎所有的相关用户都被这项技术应用波及,身陷其中。

实际上,在大数据时代,可以认为人们的隐私观已经发生了变化,即把一些之前不认为是隐私的东西看作了隐私。《中国人权百科全书》中提出,如果隐私已经向公众公开或向无保密义务的特定人公开,即不属于隐私。

举个例子,个体的穿衣风格这样特殊的属于个人领域的东西。对于熟悉该个体并与其关系较亲密的其余个体来说,这是非常容易归纳出来的,并可借此对该个体提出建议或对该个体进行定义;同样的,当该个体在购物网站上浏览时,该网站的算法也充当了这一角色,并为其进行相关推荐。从满足个人需求或喜好的角度讲,后者明显更为准确,但后者的大规模应用同样被归为大数据对个人隐私侵犯的表现之一。

那么,区别在哪里?

依据我们个人经历不难得出,后者,也就是购物网站,相当于对个体行为进行了诱导,它的这一行为的目的是盈利,相当于,用户的,只应属于个体的私人数据被不经允许地利用,并对该个体进行了目的性过强的行为。大有一种“你了解我竟然只是为了赚我的钱”的感觉。被诱导的感觉之所以让人生厌,应该从心理学上去解释,在我看来,可以解释为:对个体主观性的抹杀。类似的例子还有在年轻人中较为盛行的一个观念:“我本来是打算去做的,可是你(长辈)越是提醒越是催促,我就反而不想去做了”。

举商业领域的例子,并不是其他领域不运用大数据技术,而是人们在这一领域,对“侵犯隐私”的警觉性更高。实际上,在其他领域,如医疗、政务民生等,大数据同样发挥了无可比拟的作用与优越性。说大一点,就是为造福人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并且,大数据时代是不可逆转的。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也不赞成那些因为每一种事物都必然会带有的那些弊端而否定该事物,永远在高歌“过去最好”的观点。

人类是进步的,社会也是同样的。我们做的不是一遇到困难就激流勇退。


3


我以为,在当下这种针尖对麦芒的争锋相对后,最终,大数据的产生者与大数据的使用者之间,会产生妥协

妥协是一种艺术,是双方基于共识与共同利益进行合作,并在兼顾到对方的情况下,在自己的立场上做出不违反原则的一定程度的退让。

我认为,大众的隐私观会有改变,最主要体现在对隐私的界定,即开放一定个人领域与个人信息的授权,允许大数据使用者对其进行利用,但对于不开放授权的部分,则不可利用。授权的主动权在大众手里,意味着,由个体对隐私领域进行划分,并对此拥有最高支配权。

对“不开放授权”的具体阐述,出自袁梦倩先生的《“被遗忘权”之争:大数据时代的数字化记忆与隐私边界》。文章中提出了人的“被遗忘权”,即个人拥有删除个人在网络上留下的记录的权力,有被大数据遗忘的权力。

放一下我看到的、启发我的那一选段:

(你没看错就是2018全国二卷高考语文)

 

结合这篇文章里的观点,我想谈一谈别的,

我们呼喊的热火朝天的对个人隐私的保护,本质是什么?换言之,我们在这之中争夺的是什么?

是自由。

可能这句话在这里突然一出现,显得很微信公众号的样子。

但事实就是这样。

纵观大众的角度和想法,也许大家声讨大数据,并不真的觉得是隐私被侵犯了,只是觉得自由被干涉了。

对个人的定义,不再是由自己完成,而是由自己的行为完成。“我”是谁,不是我说了算,是由我在网上留下的浏览痕迹,我点的那些赞说了算。不是由主观定义的,而是被客观定义的。对于拥有高度能动性的人来说,这是对人的主动性的极大的挑战。而且,“我”在网上留下的痕迹,是片面的,是不完整的,人作为一个复杂的矛盾体的集合体,是一两个、三四个标签说的清楚的吗?而且,难道要任由这些算法,凭借着“部分”的我,将我继续“部分”的定义下去?

我希望人的主动性在此时可以得到尊重,最具体来讲,可以拥有被遗忘权。



嗯就这样,写出来也没有在想的时候那么激动了,但就是想记录,以后有时间再查文献、写论文吧。

最后,感谢和我一起讨论的某同学(不放名字了),也希望能看到大家相关的思考,和大家一起讨论吧。

感谢各位看官老爷~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shwgqlz.com/xingpan/664.html
(本文来自沃伦国际教育整合文章:http://www.shwgqlz.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shwgqlz.com ©2017 沃伦国际教育

沃伦国际教育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